2007年2月8日 星期四

初戀的氣味

我曾收過一束花,至今仍清晰地記得當初收到生平第一束花時,心中那股莫名的狂喜。那是在我的高中畢業典禮上,那束花來自我的初戀情人,別具意義。

雖然我是個男生,當我看見眼前一整束盛開的花朵時,內心的感動真是難以言喻,儘管我已預先知道會收到那束花,還是很感動,只差沒當場飆出眼淚淪為同學的笑柄。

我永遠記得那是七朵紫色的鬱金香,用數十朵純白色的夜來香烘托著,那是她親自挑選的搭配,我只要將那束花捧在手上,便可聞到那濃郁的花香。就連周圍的同學們,也因為這花香而忍不住多瞧上我幾眼,好像用眼神在問:「是什麼花呀?香成這樣?」

她很聰明,不僅用香氣牢牢地銬住了我的心,也吸引了周圍的目光,滿足了我的虛榮心,我彷彿可以聽見周圍男同學們心中嫉妒的言詞:「什麼!這種怪咖也能收到女生送的花?沒天理啊!」

我很騷包,畢業典禮一結束就帶著那束花去補習班上課,還捧著去參加當晚的謝師宴,之後又捧著坐公車回家,沿途竭盡我所能地用那濃郁的香氣騷擾旁人,深怕別人不知道有女生送花給我似的。

回到家後,我將那束花小心地移到花瓶裡,供在餐桌的一角,從此家裡便洋溢著夜來香濃郁的香氣。

回想國三那年初次與她相識,我們是同班同學,彼此原本沒什麼交集,我對她的印象除了她如不定時炸彈般隨時會引爆的豪放笑聲,便是她從眼前走過時在空氣中留下的迷人香氣。每次在教室裡與她擦身而過,總被從她髮間散出的香氣吸引,那時我常忍不住回頭望她一眼。

在那種矛盾而鬱悶的年紀,只要受到一點輕微的撩撥就足以讓我意亂情迷,在心裡留下陣陣漣漪。或許那香氣擁有催生愛情的魔力,早從那時起便已種下了這段不解之緣,當初就是她先誘惑我的。

而這束花就如當時一樣,她又再一次用香氣來撩撥我的思念,在我的記憶中烙下另一個深刻的印象。

那時的我們即將參加聯考,我連電話都不敢常打,深怕接起電話的是她的家人,而不是她。於是我開始悉心照顧那束花,藉由花香來慰藉不能常常見面的思念。

前三天,花朵綻放依舊,我每天放學回家就能沈浸在香氣瀰漫的屋內,感覺很幸福。我決定繼續養著這束花,讓它儘可能地繼續綻放下去。

第四天晚上一回到家,鬱金香已經開始向下垂,不過夜來香的香氣還在。母親勸我丟棄,但我捨不得。

第五天,浸泡在水中的斷莖已經開始腐壞,所有的花都已垂下,失去了生氣。我在留戀與割捨之間舉棋不定。

第六天一早,純白的夜來香已經變了顏色,我便毫無眷戀地將花束處理掉了。

如果說,人們是以花束來象徵愛情,那麼在我眼前凋零的「愛情」,象徵著什麼?那是初戀情人送給我的花呀。

「為什麼人們要用這留不住的華麗來代表愛情?」我將花束扔進垃圾箱,眼看著枯萎的花朵散落在其中,跟其他不堪入目的東西混雜在一起。這短短的幾天,我好像體驗了生命中的某種過程,留下了淡淡哀傷的痕跡在心裡。

或許就因為這樣,我有點害怕收到花束,害怕我對它付出了真情,卻必須眼看著它凋零。

回想在那之後,她曾對我說過,四年後,她要在我大學的畢業典禮上,再送一束花給我。我說好,我會等待那一刻的到來。那時我們正熱戀,對於那一句毫不理性的誓言,我竟也天真地記下了。大學四年間,我還時常想起這份誓約,想要守護這份愛,一直走下去。

我想她現在可能已忘了自己曾說過那句話,但我還記得,因為在那當下,我很期待那束花的到來,初戀就是這樣盲目。

那初戀的氣味,我到現在仍清晰地記得。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