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3月14日 星期三

勇於嘗試新想法

勇於嘗試新想法,不要怕挫敗,特別是當你正年輕、什麼都沒有的時候。
「我向來沒什麼好想法,提出來大概會被比下去,所以我情願不表達意見。」
「我曾試著這麼做,但做得不好,後來就不再做了。」
「現在這樣已經很好,不需要改變了,等到不得不變再說吧。」
「我很想嘗試,但我怕這樣做其實錯了。」
「多作多錯,少作少錯,不作不錯。」

不論上面幾句指的是做什麼事,你覺得有這樣想法的人,會很成功嗎?

引《魔族流放者》第一篇第四章的一段:

賽爾當時剛開始嘗試自己的新想法,卻因為無法上手而表現得比以往差勁,輸給了大多數的伙伴,被修理得很慘。賽爾卻固執地屢敗屢戰,想要在每週只有一次的比 試課,試驗出他的想法有哪些缺陷,應該如何修改,並且在修改後馬上再上場驗證,這使得賽爾的身體吃不消,十幾場對戰下來,手臂都伸不直了,握武器的時候還 抖個不停。最後一場和布魯對戰時,武器更硬生生地被彈飛出去,賽爾退場後已經是筋疲力盡。
比試課結束後,賽爾沒有跟著其他人離場,對其他伙伴的叫喚也不理會,逕自坐在牆角沈思……

小說中用這一段旁白描述賽爾少年時的修練態度,儘管這偏執狂般的積極行徑與他的性格缺陷有關,但這態度是造就他未來強悍實力的要素。小說並不是什麼都要寫出來,有些背景設計是隱藏在故事之下的「骨架」,這骨架其實就是作者的構思,拿出來作文章也挺有意思。

我設定賽爾的天賦是能看穿對手的弱點,給予破壞性的反擊,也正因為這樣,在稍嫌封閉的修業環境中,他很快就能攻破每個同伴的弱點,爭取到最強的美 譽。但常常保持在頂端會使得成長空間受限,由於挑戰外界的機會很少,賽爾於是開始挑戰既有的自己,放棄既成的優勢,不惜讓自己承受挫折,只為了另尋出 路並創造出新的成就。

就如故事裡的這一段,賽爾嘗試了新的想法,但因為尚未成熟,輸給了原本被自己踩在腳下的對手,在某種程度上算是一種屈辱吧。賽爾大可搬出他的既有優勢來反撲,但這樣一來,就失去自我挑戰的機會了。

好不容易爬上一座山頂,正在享受成功的優越感時,卻發現另一座山更高,你是守住這座山頭,還是下山去,爬上那座更高的山?許多突破性的新發明、新思想、新藝術手法,都是這樣誕生的。打破既有的格局,創造嶄新局面。

小說寫到這一段時,我大三,當時選修了大學部專題製作,每週要跟博士班學長以及指導教授討論,說是討論,其實主要是報告研究進度,以及接受檢驗和 指教。為了這每週一次的討論,專題進度每週都要往前推進一些,在每次的討論中,我也會發現自己的不足,並在下一次討論前改善,接著再次接受指教。

其實當時的我(還有一位好搭檔)根本沒實力把專題完成,過程中也做了不少蠢事,但在這反覆驗證和學習中真的成長不少,不僅發現了自己還缺乏哪些修練,也知道想法和實作是差很多的。

我在動手寫小說之前,曾經過許多年的「裹足不前」。當時就是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寫,寫出來大概會被笑,所以對於創作一直保持在作白日夢的階段,但心裡一直覺得想法好讚,不寫出來給人看實在可惜,於是我就誤入歧途了。

實際開始寫作之後,我才深刻地體會到自己是何等的平庸。(想當初還真有自知之明)

回想寫作進步最快的一段時間,是我在網路上找人交換批評的時候。當時有幸遇到了一些熱心的朋友,不僅尖酸刻薄地挑出了我的缺陷,還不時嘲笑譏諷我 的文筆如何之爛,等等云云,有時看的我一肚子火,自己嘔心瀝血的作品,就像親生的兒女一樣,怎能容人羞辱糟蹋?有時被批得一文不值,覺得自己寫的簡直可笑 至極,需要改善的地方一大堆,真想放棄不寫。

既然前面引到小說的一段,在此也順便一提。小說中正因為有賽爾這個刁鑽、死咬住弱點、不留情面的傢伙,他的同伴們才能夠時時發現自己的弱點,成長很快,現實中若有這樣的朋友(通常是對手)要好好珍惜。雖然這種人有時真的很惹人厭。

至於後來我是怎樣提升功力,就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了。總之在經過修練後,得到的評價確實好多了。回頭讀剛開始寫的手稿一定會覺得很好笑吧。仔細想想若當時能早一點起步,或許現在就多了幾年功力,就因為怕做不好而白白延後了成長的時機。

有想法,就勇敢嘗試,不要怕做錯,有錯才有成長。

任何嘗試在成熟之前一定會搞出不少蠢東西,可能會被笑、被批評,但就是要試試看,大膽展示、驗證自己。

為避免有些年輕讀者遭到我的妖言迷惑,要提一下注意事項。

1.小說和現實是有差異的,作者可以盡情虐待小說主角,讀者不必沒事跟自己過不去。
2.挫敗的代價也是要計算的,挽不回的、無法承受的,就不要輕易嘗試。
3.勇氣與自信並不能保證通往成功。(也不要看到這句話就沒力了)
4.遭遇嚴重挫敗導致心靈受創、信心從此不舉者,可不要說是我慫恿的。
(我充其量只是鼓勵而已)→由此不負責言論可知整篇都是妖言……

3 則留言:

  1. 被批啊……這可是我一直想要擁有卻未曾有過的……

    我的文通常就是沒人有意見……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我當時是到處討戰,隨便誰有寫東西出來我就邀請對方交換批評,代價就是我也要幫他作批評,這很花時間,因為要很用心去看別人的作品,會吃掉寫作的時間。
    而且收到批評之後要花很大力氣去解讀分析,然後要改寫作品。
    其實我大概只花了一個月在做這件事而已,後來就自己掌握感覺。那段時間的收穫讓我持續發酵了半年有吧,可以說進步很快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呼呼,當在地獄我也是努力看完每一篇文,每篇都回應,當初灌的水量讓我至今還是地獄水量前三名(曾經是第一)。

    但還是沒幾個人回我的文啊……

    後來也漸漸不在「期待」有人會回我的文了……自己寫自己的……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