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4月3日 星期二

尋常性的反芻

我從小經常神遊。

小學老師曾向我媽打小報告,說我上課經常兩眼失焦,不過老師問我問題倒也答得出來,不知道該怎麼教訓我。

我的回家作業經常半天寫不完,說真的作業沒多到那個程度,不需寫上三五小時,是因為欠缺誘因而感到無聊,大部分時間都坐在那邊恍神。寫作業寫到兩眼失焦,看起來一定很欠打。

媽曾經問我的腦子裡到底裝些什麼?我沒答過,東西多到我說不出來。

一直到我長大了還是隨時會裝滿東西在思緒裡,好像牛在反芻,把塞在腦裡的記憶全都拿出來翻動、拆解、重組,剛吃進腦裡的新鮮物也會馬上拿舊的來拼湊一番。

表面上看起來我沈默寡言、足不出戶,欠缺陽光的在家宅,大半生命是活在自己腦子裡的世界,也因為執迷於動腦而太少動身體。

小時候曾經以為每個人都是這樣腦子不停亂亂轉,後來才發現我的程度可以算是瘋狂級,因為沒有幾樣東西是可以拿出來跟人談論的。要轉換成一般人能理解的語言要花點時間……

我會寫東西不是因為我愛寫或者我很會寫,是因為東西太多太亂,有地方可以寫就順便寫出來。這沒什麼好厲害的,在我腦裡有很多都是垃圾,在裡面找東西其實很像流浪狗在搜垃圾桶,偶爾發現好東西就會搖搖尾巴。

現在寫的文章大多是我的反芻物。應該早就有人發現我老是在寫自己很久以前的事,不然就是未標明製造時間的詭異產物。

所以這裡好像很少新鮮事喔……

4 則留言:

  1. 我可以理解,不過這樣子會有新的心得。
    也不全然都不新鮮啦~~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我時常懊惱自己要把概念具體寫清楚需要花太多時間,我得積極把轉換的能力練到快速。
    我就要進入團體創造的階段了,表達抽象概念要快速要準確,所以也不是很閒。
    我的PS2最近很閒是真的……到職當天真的要帶遊戲破關紀錄去辦報到手續耶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那記憶卡別忘了,小東西容易丟三落四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應該說要記得把PS2整台帶上去,mini版就是這點方便。至於有沒有時間玩那是另一回事……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