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5月7日 星期一

情況再惡劣,也不要成為自己曾經厭惡的樣子

役期說短不短,說長也不長,在這裡遇到什麼不對勁,忍一忍、笑一笑就過去了……這是我在當兵的時候最常見到的態度。

對我來說,軍中是個令人困頓得莫名其妙的地方,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麼錯,要在這裡度日子。社會上的某些離奇現象,人性的某些面貌,在軍中會以數倍的效果展現。看來早該失衡的歪斜,可以在這裡代代傳遞下去,系統卻不會崩潰。在這裡過日子,若不想跟著系統一起歪斜,必須保有自己的絕對座標。

我曾在軍中對同袍說過一句話:「如果我們每個人的役期都是十年,這裡絕對不會是這個樣子。」

這是什麼意思?

回到第一句看,役期說長不長,忍耐一下就過去了,而短短一年多,實在也無力扭轉歷史悠久、根深蒂固的文化,不如消極忍耐,每個人都只是匆匆過客,身在荊棘裡還是不要掙扎比較不會痛,反正時間到了就可以走了,做好做壞結果都是一樣。

於是我看許多人都打算忍一忍過去,馬馬虎虎、隨隨便便,長久下來累積成沈重的歪斜,讓後來的人更不願意付出心力去扭正。如果必須當十年兵,這些人也會照樣忍耐十年?

真的熬完十年,肯定找不回自己原來的樣子。真正能有作為的人不會這麼做,時勢造英雄,這些人一定會挺身而出,那麼改變就有轉機。

屆退前幾個月,我經常會報加班工作,某天午休時間我不回營舍睡覺,繼續趕那堆積如山、拼到退伍也做不完的工作。哨兵看我犧牲睡覺時間來工作,為我抱不平:「幹嘛這麼辛苦,當兵能放輕鬆就要放輕鬆,都這麼「老」了還這麼拼,躲在這裡工作又沒有人會看見。」

是的,我知道沒多少人會重視,因為懂我的職掌的人本來就不多。不過我還滿情願工作的,借用工作的名義可以暫時脫離部隊掌控,在這種地方可以依自己的選擇做事,其實是種奢侈的自主權。而且工作相對比較容易讓我記得自己。

我相信那個哨兵弟兄不會用同樣的價值觀對待自己人生,沒有人會用「忍一忍就結束了」這種態度看待生命,但人的改變是逐漸作用的,緩慢到自己無法察覺。人在優渥安逸的時候把守自我很容易,困頓的時候反而容易在不知不覺中迷失。內心有不平衡的時候,提醒自己,不要成為自己曾經厭惡的樣子。如果你不想成為什麼人,最好連一秒鐘也不要是,不要在生命中留下那種軌跡。

軍中是社會的縮影,社會是人性表現的總和,在軍中看見的歪斜,出了社會照樣看得見,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呈現而已。消極面對,萬一很不巧再次遇上,你還要用同樣的姿態去應付嗎?

容許成為自己曾經厭惡的樣子,在第一秒就已經輸掉了。縱使痛苦,也應該用最接近自己的姿態熬過去,如此,走過這一趟的歷程才有價值。

屆退前幾週,一位新進的弟兄曾對我說:「很難相信可以在軍中見識到這樣的人,不只是優秀而已,簡直就是卓越。」

說真的,我也希望自己剛下部隊就能遇到像我這樣的前輩,可以少痛苦很多。不過說卓越倒是誇張了,相信他也會慢慢理解,在這種人人情願馬馬虎虎的環境,只要有心就可以做到第一,因為沒有人會跟你搶績效的。

不過老實說,我並不是從不「打混」的,只是方式不太一樣。

另外,我的積極是曾經被看見的,一次是被將軍約見,就在我說完「如果役期都是十年……」之後不久。非常感激當時聽我說這句話的弟兄,透過體制把我送到將軍面前,有機會表達一些訴求,扭轉了我在軍中的命運。另一次是在退伍前,新任的副營長在我退伍前兩個月來,很關心工作狀況,也很用心瞭解工作內容,逐漸瞭解了我與同袍近一年的工作狀況後,加重支援,時常半夜探班,還提了工作獎金。其實沒有那麼委屈。

某個星期日晚上,我一返營就去加班工作,因為星期一一早就有很大的工作量要消化。副營長照例提早收假來關切。

「那個……我有幫你們提報工作獎金,你們找時間去營部填報資料。」副營長說完接著隨口問我:「你是下個月退伍對不對?」

「呃……報告副營長,我大後天就退伍了……」

「大後天?」副營長很錯愕,叫我馬上放下工作去填資料。結果隔天一早的營集合就馬上讓我們領獎。

我在想,如果不是他隨口提到,等他發現時我已經退伍了XD

……

這最後這一段有什麼特殊意義,有當過兵的人才看得出來。

14 則留言:

  1. 其實看看那些當超過十年的,真的不會變成"這個樣子"嗎?官階比較高的也是調來調去,週期大概也比只我們役期長一點而已,很多是抱著忍一忍就過去的心態,能幹的也是事情多到做不完,我相信你一定知道。有時候相對座標一定會比絕對座標更好用,只是看你要用什麼相對座標去呈現....
    不過你怎麼會提到這個啊,想要請客嗎? XD

    回覆刪除
  2. 這是尋常性的反芻啊。
    我沒有強調當得久就能改變什麼,我說的是「如果我們每個人的役期都是十年,這裡絕對不會是這個樣子。」意思差很多啊。
    在這裡不講清楚是因為不想講太清楚啊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Ok,講的清不清楚不重要,有當過兵的都知道,長官發錢給你的時候就是要請客... XD

    回覆刪除
  4. 我當過兵,沒聽過這回事XD

    回覆刪除
  5. 我感覺這似乎不是時間長久的問題,而在自己對身處環境的接受度。如果不認同環境,認為自己在這裡只是暫時,常常也就得過且過。

    而大多數有比較明顯的兩條路:離開或妥協。離開自然不用說,妥協倒也是人之常情,端看是部分退讓,等待改變的契機;還是隨波逐流避開自我內心的要求。

    最少不愧對自己,大概就夠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6. Goshawk:
    那麼我的姿態也是一種妥協,因為沒辦法慷慨激昂地搞對抗,所以謙卑地維持自己想要的底線。
    不過面對將軍的那一場……真的算得上是轟轟烈烈的抗戰。

    回覆刪除
  7. 你做的業務是什麼啊...報加班還可以拿獎金...
    這樣看起來至少你做的都還是文書的業務, 實兵野戰單位可就沒那麼幸福了...

    回覆刪除
  8. 是啊,不過不同的單位會遇上完全不一樣的狀況就是了,實兵單位有實兵單位的苦法。
    拿獎金是因為承擔的責任不小,我和長官都是,然後我算是單位中唯一懂該職務的人,上級督導時很多問題都是我負責回答的。
    我在謠傳可以當爽兵的單位累到暈倒,所以重點不是因為加班啊。

    回覆刪除
  9. 謠傳很爽是因為不用下基地,不過你那個職務不管在哪裡都爽不起來吧,應該可以說是國軍中最像黑洞的位子了。XD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Dision,你快要洩漏機密了。
    若依據正規編制,我的角色一個人會有等同三人份的工作,然後實際上,我在裡面擔任大約三個角色XD,並不是長官凹我,是我不得不跨界去做。
    所以我的工作量應該交接給三個人才對。
    原來我就是紅色長角三倍速,超帥的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1. 下基地不算吧?我也沒說你的工作性質,你連編制都說出來才是洩密邊緣吧... XD
    原來是這樣你才能擊沈聯邦的戰艦...呃...副營長,下次叫你紅色慧星好了~ XD

    回覆刪除
  12. 突然想到,有種東西叫做沒人管的灰色地帶。又有新題目可以寫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3. 嗯.. 其實大學某種程度上也是這樣吧?
    真的認真做事的人不見得會被重視,
    而一群仗著不甚正確的論調,
    號稱有共識的人們,卻可以大聲地說話..

    我想真的踏入社會後,這種事情會更嚴重吧?

    回覆刪除
  14. 那就要早點察覺「自己跟旁人不一樣」,然後做出自己的抉擇。要繼續站在邊緣,或者自我流放,找到屬於自己的方法與道路。
    這個網誌的命名和副標題其實有點意思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