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6月10日 星期日

在發現問題與解決問題之間,是另一個好問題

管理學老師曾用很簡單的方式解釋什麼叫「問題」。

我們做許多事情之前會設立一個目標,以及一條通往目標的路線:以現狀為起點,畫出一條直線連到目標,這條線就是我們要走的路徑,是從「現狀」前往「目標」的最佳路徑。

接著我們依據計畫路線往目標前進,實際運作後發現沒有那麼理想,許多因素使我們的軌跡在過程中逐漸偏離了當初那條路徑。偏離的軌跡與原計畫路徑間的差距,就叫做「問題」。

「發現問題」就是察覺實際路線與計畫發生偏差。把這個差距縮小、讓差距消失的工作,叫做「解決問題」。

以上都是紙上談兵。「發現問題」與「描述問題」本身都是在紙上談兵的層次,光是理解問題並沒辦法解決問題。

企業管理學的修練給了我很多東西,但我很清楚大部分在紙上直接學到的東西,只能用在紙上。知識讓我更容易看見問題,但是解決問題,需要的是力量,沒辦法光是唸了書就擁有那種力量。愛因斯坦的話很有意思。教育就是當一個人把學校所學全部忘光之後剩下的東西。(Education is what remains after one has forgotten everything he learned in school.)

當然,和許多哲言一樣,隨便解讀是會出問題的。

「紙上談兵」儘管不能解決問題,若連「紙上談兵」的功夫都沒有,肯定連發生問題都不會知道、沒知覺。「沒問題」和「沒發現問題」同樣令人振奮,無知是幸福的,好過知道卻無力去改變。

離開學校後,一個很深刻的感想是:「課本上荒謬絕倫的狀況題,真的會發生。」

我也很喜歡這句話:「要改變規則,得先跟著玩。」

4 則留言:

  1. 貼一個連結, 我覺得文章作者寫得不錯:
    http://mmdays.wordpress.com/2007/02/26/learning/
    其中最後一項, 解決問題的能力, 往往在學校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項.
    在我看來, 許多企管理論唱高調, 但是在"實務上"卻沒辦法告訴你該怎麼做.

    回覆刪除
  2. 不得已的時候才跟著玩,如果情況允許,誰想呢?

    回覆刪除
  3. 管理學的弱點是當發現新問題時,沒辦法建立實驗室來觀察刺激與反應,而是和歷史一樣只能研究已經發生的事情,從經驗來粹取因果關係。萬一眼前的情境從來沒有發生過,那就唯有讓結果發生後才能回頭作分析,這種分析方式沒辦法扭轉已經發生的事實,使其價值大打折扣。

    歷史的教訓雖然永遠都受用,卻也永遠都沒有用,社會系統本身是渾沌的,且早已佈滿了根深蒂固的因果鍵,就算有魄力大刀闊斧全砍個一乾二淨,天知道哪裡又會冒出個小蝴蝶振翅打亂了高瞻遠矚的計畫呢。理論實驗需要控制,現實的系統很難控制,情境只會相似,不會完全一樣。

    幸運勝出者人人稱英雄,神機妙算是難得一見的奇才,事後諸葛倒是誰都可以充數,當學生時不就都在做這種事?呵呵。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如果可以呼風喚雨讓人們隨之起舞,那大可叫別人跟我一起玩。要不然,就只有認輸不玩囉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