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6月3日 星期二

唉呀,話題開了

沒有料到,自己信手寫的論述文章,在公司內網被引用來討論。

那是「組織運作的空隙」一段關於硬幣的譬喻。其實文章早已經寫完也刊登很久了,而且構思更久,打從「情況再惡劣,也不要成為自己曾經厭惡的樣子」那篇就開始構想這樣的一段論述,我寫文章很慢,部落格很少更新,寫出來的幾乎都是庫存文,各位是有目共睹的。

小職員在部落格表達什麼讓主管發現已經不稀奇,我從來也不怕任何人知道我寫了什麼,不在意任何人看我的文章,不然我不會在網路上把真名與網路代號綁在一起。

真要說有什麼令我在意的,就是讀者怎麼解讀我的表達。文章完成經過那麼久,如果被解讀成小職員對公司近況有怨言,不是我的本意。

我很少只針對單一個觀察結果寫論述,大部分是累積了許多事情之後才會一起寫,我的論點很個人主義,但討論的議題本身是中性的。但以往的經驗告訴我,自言自語引起的聯想經常是超乎想像,而且大部分的情況就是「以為我是針對『眼前這件事』而發作」,不是的。

真要發作,我都是當場發作的,不會在部落格上面悶著寫。我知道自己有些文章讓人以為我只是想抱怨,沒有,現在讀的這篇也不是。

我把論述寫得頗泛用,套在很多狀況都可以討論,因為核心都在人性。公司裡開了個話題,我對後續發展是很感興趣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