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

群的反饋

社會與秩序,是人類遺傳因子外部化的一種形式。
會將建造者的基因表現反饋給新生的個體,教育就是一種展現方式,這會形成不斷對內同質化的大系統。

然而,生物是需要異質化的,由差異的個體組成的群,才是具有適應力的,才不至於因為單一因素的威脅導致群體滅絕。

所以個人與個人,會有差異。
在不同的時代,人建造的社會又不盡相同。
每種差異特質,誕生在不同時空的社會裡,會發展成完全不一樣的生命歷程。

當一個差異,與所生的時空不協調,該怎麼樣呢?

誰來決定該磨掉它,還是展現它?
我只知道,教育並不能提供這個答案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