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, 2013的文章

我說憤世嫉俗

憤世嫉俗這一詞,在語感的運用上,多用來承載負面消極的訊息。 它被關連的詞義不外乎:怨天尤人、妒賢嫉能,大致是一種專屬於失敗者的消極態度。 引一個例句:「現在年輕人抱負不如20年前,也比較憤世嫉俗。」(這種文法是典型的操作術,但在此先不論) 語感怎麼形成?一個字詞常與什麼樣的前後文並用、常用在什麼情境,重複而有規律的出現,就會形成這個字詞的語感定位。人會默認物以類聚,認為物聚八成是同類,於是常有倒果為因的積非成是。 追溯語源,憤世嫉俗這一詞所講的,是對腐敗的社會現狀及庸俗世態的痛恨。亦作憤世嫉邪、憤世疾惡。痛恨腐敗的現狀及邪惡的勢力。 韓愈:然吾觀於人,其能盡吾性而不類於禽獸異物者希矣。將憤世嫉邪,長往而不來者之所為乎。 韋居安:東少負氣節,有憤世嫉邪之志。 李覯:其辨說駸駸到義理,憤世疾惡,有大丈夫之芒角。 但衍生語意就發生了許多分歧。 例句:他總覺得自己懷才不遇,所以會如此憤世嫉俗。 例句:幾個失意的人湊在一起,難免就憤世嫉俗地批評東,批評西起來。 例句:你不能怪他如此地憤世嫉俗,他的命運實在太乖舛了。 古文用此表達抒發心志,如今用來描述失敗者的人格缺陷。 但,我也從中找到了共同點。 我說憤世嫉俗,是一個註定被主流鄙視的詞。 當主流環境是正直強盛時,憤世嫉俗的人,是失敗消極。 當主流環境是腐敗衰弱時,憤世嫉俗的人,是正直積極。 在不同的時空會有不同的意義,憤世嫉俗的意義,永遠會是與主流相反的。  

開拓者的浪漫

在遊戲的設計中,數值的調配是細緻的技術。 這技術無關數學能力,巧妙之處在於對心理與社會性的敏銳度。當壓力與回饋保持微妙的關係,遊戲的「關係」才會持續存在。 給玩家回饋,需要預算。而預算,大致等於給玩家的壓力。 適量的壓力是挑戰,過量則會有反效果。 能給的壓力有限,因此回饋需要在有限的數值內分配,當一個特色分配了多一些,另一個特色分到的就會少一點。 設計師的挑戰在於:顧客希望魚與熊掌兼得,而且不要壓力。 這不講道理,卻是機會的所在。   在市場上,要以後追的姿態參與競逐,需要比先行者多一些議價力:不增加顧客壓力、創造先行者沒有的回饋。 先行者做到的,往往沒有留下太多空間給後追者機會,要加量不加價,需要巧妙的數值調配。 數學是理性的,當一個特色分配了多一些,另一個特色分到的就會少一點,能分配的預算已經用光了,不賠本做不到。 但,正因為做不到,所以值得去做。 執迷於不可能條件下粹煉,是開拓者的浪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