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, 2013的文章

遊戲規則獎勵了什麼人

經過這半年,我們見證了:造劣幣、驅逐良幣,真的可以成就大富大貴。 顯然的,我們都太清楚什麼叫做價錢,卻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價值。 Re自己一篇五月寫的舊文,當時是針對毒澱粉: "物料漲價、庶民收入沒有跟上,所以東西不可以賣貴,賣貴就會被淘汰,只好把成本外部化,拿健康來支付...... 便宜就好,不要問太多了,不知道,就不必說謊? 黑心貨是一種倒退的象徵,我們的貧窮,已經從價值觀開始展現了。" 以上 這社會的遊戲規則獎勵了什麼人、什麼事?我們讓誰封頂登天? 省了金錢、省了心思、省了時間,把懶惰當效率,看不到浪費掉了什麼。 短視近利的大眾,自然會養出短視近利的贏家。 這些贏家之所以贏,就是他們誠心相信消費者犯賤,而逐利就是企業的本質,理念不同罷了。 消費者活該獎勵了惡質的理念,讓它壯大到足以遮天蓋地。 該是一點一滴逆轉這個循環的時候了。 什麼是價值? 就是那些老掉牙的、很不潮的東西。 禮義廉恥,國之四維。 掛在嘴上講嚴肅得要命,會被人看不起貼標籤鄙夷你耍什麼冷場的東西。 但沒有了,就是會慢慢爛掉。 而且已經爛掉了。

當今的世道是殺雞取卵

我願意一直說不停,濫造房產跟濫印鈔票是一樣的事情: 一樣都是生產一個人造物,然後在上面標數字。 操作擴張的信用,可以像迴力鏢一樣,一去一回就造出數字,這數字有假的泡沫,也有真實的「未來N年的消費能力」。 就是一面拿「未來的消費力」,一面用「計算式」來堆砌現在看見的「數字榮景」。 當一個遊戲允許不勞而獲時,就是假的,獲得愈多,就愈虛假。 那為什麼趨勢沒有停下來? 因為在同時,真實的東西也一直在填進去。 然後看看這篇轉載故事吧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cdkuo23/posts/10151717418918159 http://www.bituzi.com/2013/11/blog-post_24.html 像這樣的真實故事也好、只是虛構的寓言也好,遊戲規則說得再明顯,還是改變不了趨勢。 人還是會捧著錢去買房子,貸款揹到退休也能接受。只因為在這個社會,時候到了,沒有房子就是輸人一大截,就是魯蛇。 買到了漲價了就算沒賣掉也覺得賺到,買到了崩盤了還能住人也一樣很踏實。有幾個人仔細想過,只要貸款沒有付清,並不是真的擁有這房子,只是先享受後付款,他們藉此多賣了一份擁有的滿足感,而且也真的收足了費用。 所謂的爭氣又上進,就是寧願被這些玩弄規則的豺狼吃掉一輩子,也不想要被普通人看不起。 要再積極一點,就是去成為豺狼的一份子。 總之不要積極到想對豺狼怎麼樣。 不是魯蛇就好,這就是小確幸。 消費市場上,有許多努力爭取你我青睞的產品與服務。 普通人如你我,也希望有人來消費自己平日工作產出的成果。 怎麼可以輕易的讓這些無止盡的泡泡,吃掉我們大半生的消費力? 我們的普及教育沒有仔細教這些,所以「 人上人 」永遠都可以睥睨不懂的人,鼓勵他們透支還沒長出來的羊毛。 我也大膽預測,未來的歷史,會用揶揄的筆鋒描述這個年代,嘲諷前人的昏愚,如同我們嘲諷已經覆滅的王朝一樣。 延伸閱讀: 憑什麼值得

理念是一切的起點

要產生「對的東西」,需要做「對的事」 要做對的事,需要有「對的人」 要有對的人,需要有「對的環境」 要產生對的環境,需要有「對的理念」 理念不良,會產生不良的環境 趕走對的人,留下不對的 持續重複錯的事,永遠看不見對的東西 如果沒有因此毀滅,我只能說,一個系統的存滅,其實無關乎它是對 與不對 發現好的理念,就用生命去護衛 發現壞的系統,就用生命去對抗 用生命,並不是要人拋顱灑血的去交換 而是要用每分每秒每天去堅持、去生活

用權者的大智若愚

幾個月前,台灣政府針對菲律賓海軍射殺台灣漁民事件,祭出了遣送菲勞回國的制裁。當時我對這個措施提出的看法: 我說: 勞委會凍結菲勞,能給菲國政府什麼壓力? 菲律賓1億人口,在台有紀錄的勞動人口不到10萬,菲國政府是否關心這幾萬國民的生計,我說不準,但我認為不足以構成壓力。 換個層面想想,不就兩國政府一起欺負這些人? 我的看法是,凍結菲勞這個操作,是可以減輕台灣政府自己的壓力。 「這題材就是好操作,人民需要出口,就給一個出口,矛頭不要指我就好。」 我們的用權者做出這樣的示範:對不能發聲捍衛自己權益的人開刀。 民主社會的人民,應該心生警覺,不要附和。 我要說的是,心生警覺。 這個舉動是風向轉變的徵兆,我們的用權者並非無能,而是擁有了更上一層樓的「大智若愚」。為了我們擁有的幸福,要保持警覺。 再引一次我說過的:食物鏈的上頭還有別的東西。 單一物種的食物鏈

民主的模糊與清晰

從基礎教育就有民主教育。但實質上,教會我們的是:民主,就是把 不想負的責任往別人身上推,這叫投票表決。 形式對了,就是會了,本質歪了也沒關係。 成為公民之後,投票表決,是一種定期維護民主形式的活動,對於其 內涵與後果,大眾不瞭解,其實也無從瞭解,因為選舉本身是一種商 業行為,要包裝什麼、隱藏什麼,都由不得我們。 而參政權,就是:你要參政,就要先加入他們,成為他們。否則你不 會是東西。 反正人民,只要還能投票,就不會察覺,民主在什麼時候偷偷消失了 嗎。因為我們根本不清楚,民主存在時,該是長得怎樣?   說到統治者的本質,愈是長大愈是發現,專制與民主並沒有太大的差異, 前者的暴力具體明瞭,後者的則潛移默化, 前者的強盛來自賢明的君王,後者又何嘗不是? 想來我們對民主的推崇,有相當比例是對於失敗者的輕視(大清帝國),以及對敵對意識的仇恨與譏諷(中華人民共和國),什麼時候來檢討我們把民主推向了什麼極致?

無知即是幸福

對母體裡的人說:The matrix has you. 一個普通人是不會意識到什麼的。 即使是對這句話有感的 Neo,初次從培養槽裡醒過來,對於看見的真實也是驚駭不已。 意識到與理解到,是有差距的。 理解到與實際看到,也是有差距的。 看到了而無理解、無意識,就更遙遠了。 反正,能永遠不看見也是一種幸福。 因為,能融入黑的人,才能看見黑之所以黑。 那不是幸福的人需要做到的事。 於是「幸福」成了最好的蒙蔽。 沒有比較基準之下,人民不會知道自己是被虧待的,甚至還會去感謝虧待自己的人上人。 有了比較基準,那些自以為是的就可以閉嘴滾一邊去了。 這不該是個容易被蒙蔽的時代,真知並沒有被禁止。 這時代的蒙蔽,是用太多無關緊要來稀釋,用意識型態夾帶護航,用更甜膩的東西養壞你的知覺。 比較基準一直都存在,只是懶惰、不知不覺。 不要讓有心人消磨我們知的權利和慾望。

單一物種的食物鏈

大象無形,大音希聲。 浮游生物是看不見鯨魚的。 花一點時間閒聊,我常說的「人上人」、「食物鏈的上頭還有東西」 是在講什麼意思。 引一個不錯的故事: 幾年前讀小說「臥底」,裡頭有一段聊到魚缸,我用我自己的理解重 述一次。 主人將一些小魚混養在魚缸裡,平常用飼料餵食。 這群小魚從小生活在一起,一起吃飼料,一起共享一缸水,隨著時間 各自長大了,變成各形各樣的魚。 有天,主人拖長了餵魚的時間,回來發現小型魚全被大型魚給吃光了 。 主人於是再買了小魚養進缸裡,也補充了更多飼料。 但那些大魚不吃飼料,把小魚又吃光。 再補充還是一樣。 在還沒有吃過小魚之前,那些大魚以為身邊一起長大的魚都是同類, 他們是一樣的。 吃過魚之後,那些大魚再也不一樣了。 以上。 人類雖然已經踏上地球的食物鏈頂端,我們馴服、奴役其他物種供我 們生活所需。 但稍微長大一點後我的理解,人類的社會結構,本身就是一個單一物 種構成的食物鏈關係。 人會吃人。說的不是那種原始落那種啖血吃肉的吃人。 社會裡的吃人,不會見血、不會少一塊肉,甚至不需要接觸到、見到 彼此。 而且許多是「合法」的。 「人上人」吃的,是你的人生、你的生活、你的幸福、你的健康、你 的未來、你的才能、你的貢獻。 被吃的人,不會流血、不會死,通常也不知道自己被吃、吃掉了多少 。 一般人對於強盜的形象,還停留在拿武器威脅強取人錢財,殺人越貨 的形象。 高明的盜匪,透過機制就可以搜刮社會,不讓人看到、感覺到,他們 比傳統的強盜獲得更多,甚至不犯法,因為「沒有受害者」。 在諾蘭導演的蝙蝠俠電影有一段,Bane帶隊持槍闖進證券交易所 : 交易員:「這裡是交易所,你們在這裡搶不到半毛錢!」 Bane:「是嗎?那你們這些人在這裡幹嘛?」 而交易所外: 「他們在搶的不是我的錢,是我們大家的錢。」 警察:「是嗎?我的錢藏在我家床底下耶。」 「如果他們搶了我的錢,你床底下的錢也會變壁紙。」 簡單的對白,點到一般人對於機制的不明白。 一旦吃過,是回不去的。 就像魚缸裡的大魚,永遠不會回到吃飼料的日子。 有魚可以吃,為何還要吃飼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