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憤填膺是一種娛樂

「記者腦殘」只是一種膚淺的宣洩,
這樣情緒化的表達既未描述事實,又籠統簡化了新聞媒體的複雜心機。

新聞的底蘊,總含有精心策劃過的意圖。

媒體很清楚有哪些偏見存在,也很清楚這些概念本身不正確,卻選擇刻意針對這些偏見,精心調製新聞的取向。

挑動情緒、夾帶一個可以簡單傳送的概念,讓它隨著閱聽者情緒的能量散發出去。
填滿了情緒、送出,填滿,又送出。
渲染的成效愈好,對廣告主的議價籌碼愈高。

是的,錢很實際。
獲利本身就是那些營利事業的最高道德指標,所有通往獲利的手段,都只是必要之惡而已。

通俗戲劇喜愛塑造明顯卑鄙的角色,是因為「義憤填膺」也是娛樂訴求的一種。
新聞大肆展示作惡之人,繪聲繪影描述低劣的言行,讓大眾參與廉價的正義、昭告這裡有個活生生的目標可以恣意踐踏,因為他活該犯下被人唾棄的罪。

顯然,當今的新聞媒體訴求並不是描述事實,而是創造情緒的感受,這是娛樂業的核心價值:延展情緒張力。

因為生活太過平淡了,而心裡的矛盾與失調太多。
大眾需要出口。
媒體就給予出口。
閱聽大眾買單,廣告主買單,媒體事業就可以蓬勃發展。
能賺錢的就是正確的,所以他們總是心安理得。

延伸閱讀:潛移默化的精神毒素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節錄一些近期的發言

理念是一切的起點